行业资讯
   公司新闻
   公司公告
2019年飞行学员选...
2018年飞行学校招...
鄂尔多斯通用航空飞行...
践行精准扶贫 民生航...
2017年招贤纳士 ...
CCAR-121航空...
关于认真做好2016...
飞行学员招生简章
关于个别单位和个人假...
2016年第一期(总...
关于丁凯等同志未履行...
关于2015年元旦放...
关于王瑞东等同志职务...
关于2014年国庆节...
关于清明节放假的通知
通航公司取消通勤车、...
关于为员工购买意外伤...
关于建立健全安全管理...
关于开展规范员工劳...
鄂尔多斯通航公司关于...
寻找差距反思自省 ...
反思自省不气馁 发奋...
关于聘请段文广等同志...
通航公司关于陈伟、赵...
通航公司关于贾智光、...
关于调整通航公司团支...
关于成立通航公司工会...
关于调整通航公司党总...
关于调整通航公司机场...
通航公司关于调整安...
关于边建等同志工作调...
关于通航公司领导班子...
关于鄂尔多斯通航公司...
“认知西蒙,认知职业...
2012飞行员招生...
关于开展秋季员工健身...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资讯
通航市场如何守住安全关?
发布时间 2013-08-01 浏览次数 5228
  

“轰”的一声巨响,在村道上行走的广州南沙区大镇新一村村民高光龙(化名)下意识地望去,湛蓝的天空并无下雨的迹象。10秒钟后,他看到一根螺旋桨从天下落下,重重砸在远处的田地里。

   7月29日下午3时45分,一架民用直升飞机坠落在大岗镇新一村中船基地附近空地,驾驶飞机的机师和副驾驶上的飞行学员当场死亡。遇难男子为广州穗联直升机通用航空有限公司(下称“穗联公司”)飞行总教练。

   通用航空,这个对于普通市民略显神秘的新鲜事物,在日常生活中有着极其旺盛的市场需求,但伴随此次坠机事件,通用航空行业存在的隐患也逐步暴露。 

 

空难频发

  我国通用航空的现状面临着老旧机型多、小企业多,保障设施少、专业人才少的局面。这意味着支撑通用航空发展的基础体系十分薄弱,于此同时发生“通航”空难的概率也同时上升

   对于直升飞机在头顶上盘旋的现象,高光龙和其他村民早见怪不怪。“每天下午都会有小型直升机从沙湾那边飞过来,有时一架刚飞走另一架又来。”

   这种小型直升机来自10公里外的穗联公司,基地在广州番禺区沙湾镇。

   在一部分人眼中,“通用航空”是一个神秘而陌生的领域,但他们对电视里频频出现的“高端人士在摩天大厦楼顶乘直升飞机离去”的场面并不陌生。通用航空,特指除军事、警务、海关缉私飞行和公共航空运输飞行以外的航空活动。“它们都飞得很低。”高光龙说。

   昨(30)日上午,记者来到涉事飞机所属的穗联公司采访,该公司保安称“负责人不在”,随后工作人员将公司大门紧锁。

   公开报道显示,这次事件是该公司2年内第三次发生意外——2011年9月,该公司一架直升机因机件故障在榄核镇八沙村紧急迫降;2012年7月,该公司直升机在测试飞行中尾桨刮到沙湾直升机场的树木,导致测试暂停。幸运的是,这两次事故都未造成人员伤亡。

   同时,此次坠机事件这也是近2个月的第4起“通航”事故——6月6日:广汉西林一架小型直升机在四川广汉市坠落;6月15日,一架执行飞机施药防治病虫害任务的直升机在山东沂南县境坠毁;7月26日,安徽安庆一架农用飞机意外坠毁,飞行员当场身亡,事发时这架农用飞机仅投入使用20天。

   和频发的事故对比鲜明的是,近年来我国通用航空行业发展迅速。《2012年民航行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截至2012年底,获得通用航空经营许可证的通用航空企业146家,适航在册航空器总数达到1320架,其中教学训练用飞机328架。

   随着低空空域开放步伐的加快,市场对通航专业人才的需求量一直走高。在通航发展前沿阵地的广东,只有两家符合培养通航人才资质的通航企业——“穗联”亦为一。穗联公司负责人曾表示,近两年想要考取私照和商照的人员纷至沓来。

   “从通航发展的整体情况看,虽然其总量增长较快,但规模仍然较小,不能满足经济社会的发展需求。”一位长期关注中国通航现状的业内人士感叹。

   他告诉记者,我国通用航空的现状面临着老旧机型多、小企业多,保障设施少、专业人才少的局面。这意味着支撑通用航空发展的基础体系十分薄弱,于此同时发生“通航”空难的概率也同时上升。

 

繁荣隐忧

  为了赚钱,有些公司在能见度低等不符天气标准的条件强行飞行。而对于数量不断膨胀的通航公司而言,有资质的飞行员数量有限,飞行员无证驾驶的情况时有发生。此外,有些公司对飞机的安全维护也不到位

   1990年,29岁的刘国驰毕业于空军第五飞行学院,驾驶过初教六、歼教五、Y-11、N-5A、M-18B等机型,安全飞行4000多小时,目前任职于北大荒通用航空公司。20多年的从业经历,他见证了通用航空公司的发展历程。

   对于此次穗联公司的事故,刘国驰直言这是一次“用生命换来的警钟”。“小型飞机出事如此频繁,是因为其自身设备、仪表等较差,同时没有后勤保障等机务保证。这次事件就提醒飞机爱好者及通用航空公司投资者要慎重考虑。”

   刘国驰介绍,培养飞行员意味着巨额的资金和时间的投入。“先经过两到三年拿到飞行驾驶执照(私照或者商照)。这一般需要50-80万元。如果要从事作业,还需再培训两到三年。最低的飞行时间累积标准都要超过150小时。”

   随着国家陆续出台了一系列加快通用航空发展的政策措施,社会各界投资热情高涨,通用航空公司的数量也在不断增加,仅去年批准筹建的通用航空公司就达到114家。“据说东三省就有300多家公司立项想成立通用航空航空公司。”这让从事20多年的刘国驰感到兴奋。

   然而,这个行业的发展同样面临一些问题。2013年5月14日,山东德州发生一起“劫机风波”:一架在夏津县境内执行任务的直升机被“劫持”。警方后来认定,这其实是因债务纠纷引发的争执。可是,被劫持飞机所属公司则认为这是一起企业竞争引起的报复。

   在刘国驰看来,这种“恶性竞争”正是目前国内通用航空市场的乱象之一。“为了赚钱,有些公司在能见度低等超过天气标准的条件强行飞行。”

   更令刘国驰担忧的是,对于数量不断膨胀的通航公司而言,有资质的飞行员数量有限,飞行员无证驾驶的情况时有发生。此外,有些公司对飞机的安全维护也不到位,飞行安全难以得到保障。

   与此同时,行业的繁荣也带来了通航企业泥沙俱下的问题。“很多通航公司成立的时候很盲目,只想着赚钱,却不考虑自身有无那个人力和物力。”刘国驰认为,这随即带来行业内的无序竞争,“有时航测市场价是每小时9000元,但是为了揽客,就把价格压低到7000元。降低价格后可能就会超条件飞行。”

 

“黑飞”难止

   由于航空管制严厉,飞行前报批手续繁琐。此外,目前国内通用机场数量不多且费用高,让机主内心的天平朝“黑飞”倾斜

   佛山高明人田威新在2003年拿到了全国第一份私人飞机牌照。在往后十年的飞行爱好者生涯中,他深刻体会到对于私人飞机而言,“上天路”布满荆棘,不少飞行爱好者“被迫”走上“黑飞”之路。

   而对中国的富豪来说,飞机并不贵,但拥有私人飞机的人却是少数。“买飞机容易。但飞机跟汽车不一样,不是说有了驾照就能飞。‘飞不了’让不少人持观望态度。”

   根据《通用航空飞行管制条例》的规定,私人飞机等通用航空器上天必须具备三个条件:一是需要民航总局核发的飞机适航许可证;二是飞行员必须经过严格培训,取得飞行驾照。三是要向空管部门申请飞行空域和飞行计划,批准后方可飞行。“黑飞”则是指上述三个条件有任一个不满足的飞行。

   田威新告诉记者,由于航空管制严厉,飞行前向有关部门的报批手续繁琐。此外,由于申请报批必须要告知起飞和降落地点,那么机场成为了唯一的选择。但目前国内通用机场数量不多且费用高,让小型飞机机主内心的天平朝“黑飞”倾斜。

   私人飞机主李远(化名)坦言,虽然自己的飞机不是“黑户”,但报批繁琐且不知能否获准,加上通用机场不便利性,即使面临“2万元以上10万元以下罚款”、“暂扣直至吊销经营许可证、飞行执照”,甚至被追究刑事责任的风险,他仍选择“黑飞”。

   “黑飞”是否会因为飞行区域、航线事先未告知而造成摩擦事故?在田威新看来,这个观点并不成立。“一般来说1000米以下空域除了鸟和通航飞机,军事、民航飞机都不会在这个区域,并且小型飞机很少,不会撞到一起。”

  虽然摩擦事故可以避免,但“黑飞”带来的负面影响也不容忽视。2010年7月浙江萧山机场因为出现不明飞行物一度紧急关闭,造成20个航班延误。此事最终被证实是私人飞机“黑飞”闯祸。

   “由于小型飞机飞得比较低,相对而言雷达比较难发现。”广州飞机爱好者杨先生说,“不容易被抓”也成为“黑飞”频发原因。

   中国民用航空局(Civil Aviation Administration of China,简称“民航局”)的数据显示,目前通用航空企业的飞机基本均登记在册,数量、所属公司明确;与此相对应的是,国内目前到底有多少架私人飞机仍然是个谜,即使是民航部门,也难统计精确数据。

   民航华北局有关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一些私人飞机未在民航部门登记注册,属于“黑户”;还有些飞机是以私人购买公司托管的形式,有些公司注册地在本地,但部分飞机放在外地,这两个原因导致私人飞机数量难以精确统计。由此可见,对“黑飞”监管面临着现实的困难。

   不过,随着中国低空空域改革今年在全国铺开,现在的“黑飞”者们对未来脱“黑”充满了信心。“根据国家政策,2015年前后中国低空将全面开放,通用航空基础设施目前也在逐步完善,我们可能很快就不用‘黑飞’了!”李远说。

   ■相关新闻

   南沙直升机坠落调查或需三个月

   业内希望切勿因噎废食

   一架直升机坠落,两人罹难,掀起了全社会对通用航空产业的关注。根据记者昨日获得的信息,这次事故已属“重大飞行事故”,但要等到调查结论出炉,或需至少3个月。

   “现在很多东西都只能是初步地分析,不确定性很大。”一位通航企业的飞行部负责人表示,调查的时间可能长达三个月到半年,持续更长时间也说不定,“出了昨天这个事儿,第一信源就是机上的机长和副驾驶,但是这两人都已罹难。而出事的直升机罗宾逊R22本身也可能只有数据记录仪,没有黑匣子,要还原机上发生的事情困难不小。”

   对于这次事件可能对行业产生的影响。不少通航企业都表示一定要反思问题,但不要“因噎废食”。“打个不恰当的比方,公路上每天都在发生交通事故,但大家是否就禁止汽车运输乃至汽车制造整个产业的发展?”一位来自云南的通航企业负责人就表示,每个行业的发展过程中都有阶段,这两年整个通航产业的发展加速,所以各种事故发生的绝对数量增加了,“管理上肯定要跟上,不能盲目扩张,但是我们还是希望公众能对这个行业给予理解。”

   根据《2012年民航行业发展统计公报》,截至2012年底,获得通用航空经营许可证的通用航空企业146家,适航在册航空器总数达到1320架,其中教学训练用飞机就达到328架。

   通用航空为社会民生提供的服务也越来越多,2012年,全行业完成通用航空生产作业飞行51.7万小时,比上年增长2.8%。其中:工业航空作业完成7.71万小时,比上年增长36%。相比之下,事故发生的比例却并没有那么大规模地上升。

   “涉及飞行安全的方方面面,我国的航空安全问题其实一直抓得很紧。”前述通航企业的飞行部负责人表示,希望社会公众不要因为个别事故就否定整个行业。

   另据民航局局长李家祥表示,到2015年底,全国机队规模将达到4700架左右,其中通用航空飞机将达到2000架,将占全行业42.55%。

   在昨日的采访中,多位业内人士表示,对事故原因的分析仍需十分谨慎,因为这不仅关乎一家公司的命运,更可能牵动整个行业。通航界人士表示不希望“一竿子打死一船人”,希望大家共同帮助这个行业走过发展过程中的风险期,未来通用航空产业无论在紧急救援,还是在日常生活中,都将会发挥巨大的作用。

服务电话:0477-8901681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公司信箱

版权所有:鄂尔多斯市通用航空有限公司 网站制作:内蒙古国风网络 蒙ICP备006868号